天涯明月刀怎样选择职业
首頁| 滾動| 國內| 國際| 軍事| 社會| 財經| 產經| 房產| 金融| 證券| 汽車| I T| 能源| 港澳| 臺灣| 華人| 僑網| 經緯
English| 圖片| 視頻| 直播| 娛樂| 體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視界| 演出| 專題| 理論| 新媒體| 供稿

共享單車價格普漲:資本熱度退去后 盈利才是王道

2019年05月27日 22:46 來源:第一財經 參與互動 

  簡介:定位于“解決城市最后一公里出行問題”的共享單車,如今卻變成城市治理的一大問題。

  在上海市閔行區北吳路一片不起眼的廠房內,四名修車師傅正在緊張修理被損壞的共享單車。不遠處,有兩名運維工人正在拆解報廢車輛,分類整理后零部件被搬運到貨車上,以待返廠再回收。同時還有一名洗車工在用高壓水槍對修理完的車輛進行清洗。

  這里是哈啰出行位于閔行區的倉庫,主要用于故障單車的存放和修理。在這個占地1800平方米的倉庫里,停放了上千輛故障單車,每位工人每天平均維修80~100輛單車。這些共享單車有的車鎖被剪,有的龍頭斷裂,有的車體變形,更有甚者被“肢解”得七零八碎面目全非。

  這只是共享單車行業退燒后的一個縮影。定位于“解決城市最后一公里出行問題”的共享單車,如今卻變成城市治理的一大問題。

  從瘋狂到冷靜,共享單車仍舊面臨亂停亂放、車輛破損廢棄、供需不平衡難題,有關單車投放與公共政策之間的矛盾,精細化運營和循環利用的探索,成為共享單車的新議題。

  針對共享單車行業新出現的“人沒車騎,車沒人騎”的新情況,包括廣州、成都、南京、廈門、銀川、鄭州在內的城市也在嘗試新的管理模式。

  近日,交通運輸部等六部門聯合印發了《交通運輸新業態用戶資金管理辦法(試行)》。《管理辦法》將于6月1日起施行,要求運營企業原則上不收取用戶押金。

  “相較于企業分配機制而言,企業退出機制更為重要,鼓勵優秀企業進入,給予運營不好的企業退出機制,有進有退,共享單車才能更好地實現經濟和社會效益。” 復旦大學管理學院教授馮天俊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

  智能鎖損壞占70%

  車輛損壞、小廣告泛濫、車輛調度清運工作量大仍是行業的三大難。

  “昨天剛從(上海)青浦拉回來的100輛車子里,有70輛是車鎖被破壞。”哈啰單車倉庫負責人李立立告訴第一財經。在故障單車入庫區記者發現,智能車鎖是損壞的重災區,鎖芯被剪斷、車鎖上的二維碼被煙頭燙損等極端案例比比皆是,除此之外,車座、腳蹬、車閘線、車鈴都是單車易損部位。

  據李立立介紹,工地等封閉場所是單車損壞最為嚴重的區域,因為法律意識淡薄,不少務工人員會利用工具破壞車輛,然后據為己有。除此之外,更有單車屢屢“被消失”,數千輛單車被拉到其他地區,進行私下交易的情況在行業內時有發生。

  長期以來,違法黑廣告一直是城市環境治理中的老大難,近兩年,單車黑廣告更是泛濫。據哈啰單車初步統計,每輛單車日均會被張貼約3-4張黑廣告,如不及時清理,短時間內就會覆蓋整個車體。

  “最夸張的一輛單車一個部位被貼了11層廣告,運維人員一天要撕掉幾百張廣告,一天要用掉兩大箱24瓶除膠劑。”哈啰單車城市經理樂立資告訴記者。據了解,車身黑廣告類型主要包括駕校招生、收購駕駛證分、貸款等,由于張貼速度快、清理難度大,張貼人員違法成本低、抓捕難度高,該現象屢禁不止。

  從現場來看,這些黑廣告的張貼位置主要集中于單車的車架、車把、車座、太陽能電池板、二維碼等顯眼部位。對于運維人員而言,最擔憂的是將廣告貼在車筐前的太陽能電池板上,因為這會影響單車智能鎖供電,進而影響單車的正常使用。

  在資本大戰下,共享單車如同“蝗蟲”一般涌入城市的大街小巷,投放量巨大和違規停放也是共享單車一直存在的問題。資本退潮后,單車企業先后倒閉或陷入債務泥潭,有關共享單車保有量和城市市容建設的沖突尤為明顯。

  對于一、二線城市而言,共享單車已經進入飽和狀態。根據北京交通委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4月底,在京運營的互聯網租賃自行車企業共9家,報備車輛規模達191萬輛。據市級監管平臺監測統計,目前活躍車輛占比較低,以今年4月份為例,月平均活躍度不足50%。“人沒車騎”、“車沒人騎”、“車不好騎”的尷尬現象屢屢出現。

  運維攻堅戰

  在哈啰出行高級副總裁李卓生看來,當下共享單車主要面臨三大挑戰。首先是共享單車資產保有量問題,整個行業面臨結構性挑戰;其次是共享單車如何配合城市市容管理,做好政企之間的良性互動;第三是如何以技術為導向,建立高效精準的運維機制。

  “如果能將三個問題回答了,其實就解決了單車企業能不能掙錢這一問題。”李卓生告訴第一財經。借助大數據平臺、電子圍欄、禁停區等一系列技術手段,共享單車企業走向精細化管理。

  3月以來,包括摩拜、哈啰、小藍在內的多家共享單車企業宣布調價,起步價從每30分鐘1元,調整為每15分鐘1元,同時月卡、季卡套餐也出現不同程度的上浮。

  對于漲價,用戶聲音四起,理解反對參半。

  復旦大學管理學院教授馮天俊告訴第一財經,從經濟學視角而言,漲價可以影響供需關系,篩選出一批愿意支付相對高價格的用戶,而這批用戶的守法意識和素質也相對較高,這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規范用戶騎行。

  但從本質上而言,最近共享單車普遍漲價,根本原因在于后單車時代,企業面臨成本居高不下,無法盈利的致命問題,通過漲價來改善企業盈利狀況。“漲價措施治標不治本,根本上來解決規范騎行問題,還是要政府、企業、消費者多管齊下。”馮天俊表示。

  從閑置車、堆積點、運營區外車輛調度,到城管收車、倉庫投放以及定點維護調度,共享單車企業試圖借助智能化技術,建立全鏈路管理體系。對于他們而言,精細化、科學化的運維管理更意味著可以提高車效人效,降低運營成本。

  跟隨哈啰單車運維人員,記者來到了位于七莘路地鐵站附近的一片停車點,根據他手中的APP顯示,這里有一輛車籃有故障的單車需要進行回收。在APP定位的地點,記者看到了這輛故障車,已經被運維人員貼上了帶有“車輛故障”的藍色提示標貼。

  在后臺APP上這些故障單車被打上了不同的標簽。“綠色的是閑置車輛,也就是2到3天沒有人騎,但車況沒有問題,只是車效比較低;黑色的是失聯車輛,紅色的是低電量狀態,黃色的是用戶報障車輛;還有SIM卡信號低于-75的,基本可以判定在地下室、倉庫等隱蔽地帶。24小時內有三次短時間內開關鎖,系統判定為可能存在故障。”工作人員翻看著APP上的標識,向記者一一介紹。

  在APP上,記者發現還可以查詢到“單車墳場”的具體位置,通過哪條路可以進入、現場看管情況等信息。運維人員對此都進行了詳細備注,并上傳了多張現場圖片。“無論是運維還是修車,我們都要求工作人員拍攝至少三張圖片來反映現場情況,同時對于故障車輛進行掃碼登記。”樂立資告訴記者。

  李卓生告訴第一財經,為了快速響應維護路面車輛秩序,哈啰單車在運營區劃分了若干個2km*2km的網格,指定專人負責,運維人員每天根據系統指定,對網格內的單車進行日常維護管理。此外針對車輛潮汐點淤積情況,也會對交通樞紐、軌道站點、重要商圈進行預警,推送給運維進行提前干預。

  單車墳場背后的尷尬

  技術賦能的確在很大程度上提高了單車管理效能,但在落地過程中也會面臨行業標準、政策規范等現實難題。

  為了規范停車秩序,從政府到企業都在試點電子圍欄技術,所謂電子圍欄即通過物聯網芯片發射信號覆蓋技術,給共享單車停放劃定一個圍欄,讓單車只能停放在規定范圍內。當自行車不在規定范圍內,自行車將無法上鎖,或者上鎖之后將持續收費,系統會短信提醒用戶。

  例如在北京西城區,目前已在所有地鐵站口和金融街的三處地點安裝了100套“藍牙嗅探電子圍欄”裝置,可以實時監控50米范圍內的共享單車,包括停放數量、是否屬于未備案的違規投放單車以及單車堆積情況等。

  下一步,西城區將在金融街試點推廣共享單車“入欄結算”。

  但在實施過程中,北京一些公共電子圍欄地面傳感器被破壞盜竊,在停車位緊張的情況下,有些用戶為了還車,將別人停好的車挪出來,將自己的車停進去。同時由于每家公司電子圍欄存在技術上的差異,用戶只能尋找相對應的電子圍欄區域進行停放,這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單車使用的便捷性。

  “一些地鐵站電子圍欄只劃出了十輛單車的停放范圍,來了二十輛車怎么辦,究竟應該設置多少電子圍欄、劃定多大的范圍,這都是需要討論的問題。”此前一位共享單車運營經理告訴第一財經。

  而據行業內另一位人士告訴記者,“目前政府打造的電子圍欄承辦方多為傳統做藍牙道釘技術的公司,對于共享單車實際運營經驗沒有積累,導致落地的電子圍欄沒辦法真正解決實際問題。”

  據了解,南昌一個區落地電子圍欄技術就耗資3000萬元,要想大規模落地,政企如何進行成本分攤、電子圍欄如何劃定、在哪里劃定,技術標準如何統一都是需要面對的問題。

  有關單車投放與公共政策之間的矛盾在單車“墳場”上體現的更為明顯。

  為了控制單車數量,自2017年8月開始,包括北京、上海、廣州、深圳、南京、杭州、成都在內的眾多一、二線城市都出臺了“限投令”,禁止共享單車新增投放。同時各地方也加大對共享單車違規停放的打擊力度,對于違規停放和損壞車輛一概清理,共享單車“墳場”由此誕生。

  因為去單車墳場撈一輛車的成本甚至高于造車成本,一些單車企業寧可選擇放棄領車。據一家單車企業工作人員向第一財經透露,相關部門在清理過程中存在暴力收車的行為,不少車輛原本可以正常使用,但因為在單車墳場堆積,導致車架變形,致使整個單車不得不拆解或報廢。

  從限投到政企共治

  針對共享單車行業新出現的“人沒車騎,車沒人騎”的新情況,包括廣州、成都、南京、廈門、銀川、鄭州在內的城市也在嘗試新的管理模式。

  在“限投令”實施19個月后,廣州重新開放了共享單車投放指標,擬通過公開招標方式,確定3家互聯網租賃自行車運營商,未來3年內全市互聯網租賃自行車投放運營配額為40萬輛。

  根據要求,相關企業中標后,須在投放車輛開展運營前在廣州市設立子公司,還需要通過信用管理、技術創新等手段保障用戶資金安全,鼓勵實施騎行免押金。同時還對新車比例提出要求,共享單車企業投放的新車數量,占中標標的運營配額的比例不得低于50%。

  此外在共享單車企業規模和信用上還設立了門檻。投標人要有符合招標要求的共享單車不少于10萬輛,或不少于3000萬元的購置車輛資金。在企業信用方面,公告要求投標人在“信用中國”網站中未被列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黑名單),在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中未被列入嚴重違法失信企業名單。

  招標只是調控總量的方式之一,北京、南京、廈門、鄭州則采取了考核配額制度,例如廈門采取基數份額+考核份額的方式分配15萬輛全年共享單車投放量,只給予前三名投放考核配額。

  下月起實行的《管理辦法》是對創新業態加強管理的新嘗試。運營企業原則上不收取用戶押金,即使收取押金也不得挪用。

  “我們希望在總量控制的基礎上能夠建立淘汰機制,無論是單車投放,還是單車后續循環利用,我們都希望把資產盤活,能夠和政府建立良性互動。”李卓生表示。

  對于共享單車管理,馮天俊認為需要宏觀監管加上市場準入機制。

  對于車輛總控制,可以通過技術和管理兩個層面來實現。具體而言從技術角度可以考慮三個指標,第一個是車輛周轉率,現在國際上有一個成功的運營標準,如果單車企業能夠成功運行的話,它的效率至少已經達到每天每輛車四人次來騎,可以以此來預算單車總規模。

  第二,基于停放資源規模預測法,假定非機動車停放面積是1.5平方米,共享單車停放面積是1平方米,一處電子圍欄如果未來可以停放60輛,也可以基于這類指標推算總量。

  第三是萬人擁有量估算法,參考上海市歷年常住人口數,來確定常住人口以及萬人互聯網租賃自行車的擁有量。而根據這三個維度測算,馮教授認為上海單車總量應該在120萬到130萬。

  從管理角度而言,馮天俊認為一定要建立動態調整的企業分配與退出機制。結合共享單車大數據平臺,從停放秩序、調度管理、車輛維護、服務質量四個維度進行動態評價。同時從用戶滿意度方面,可以結合車輛整潔程度、安全性、舒適性、車輛調度及時性、投訴處理響應度以及押金退還時效性等十個方面進行考核。(邱智麗)

【編輯:陳海峰】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9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天涯明月刀怎样选择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