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明月刀怎样选择职业
首頁| 滾動| 國內| 國際| 軍事| 社會| 財經| 產經| 房產| 金融| 證券| 汽車| I T| 能源| 港澳| 臺灣| 華人| 僑網| 經緯
English| 圖片| 視頻| 直播| 娛樂| 體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視界| 演出| 專題| 理論| 新媒體| 供稿

乘地鐵要戴嘴套 導盲犬“合法”出行緣何飽嘗閉門羹

2019年05月28日 05:27 來源:法制日報 參與互動 

  導盲犬“合法”出行緣何飽嘗閉門羹
  合肥首批導盲犬出行陷尷尬

□ 本報記者  范天嬌

  系上牽引帶,套上導盲鞍,上一秒還在玩球的芬麗立馬“收心”,乖乖站在主人岳雷身邊,等待他發出“工作”指令。

  “走吧。”岳雷牽著它,緩緩走出門,準備搭乘地鐵出行。

  岳雷是安徽省合肥市的一名盲人歌手,他的導盲犬芬麗是全市首批兩只導盲犬之一。岳雷告訴《法制日報》記者,芬麗到來后,他出行變得更勤了,也更放心了。

  但是,伴隨而來的煩惱也有不少。

  “我國目前有法律法規保障盲人攜帶導盲犬出行,但在執行過程中,攜帶導盲犬搭乘公共交通工具還是常常遭拒。”岳雷無奈地說,盲人其實需要的不是更多的幫助,而是給予與正常人一樣的無障礙空間。

  搭乘地鐵要求佩戴嘴套

  5月22日,記者跟隨岳雷帶著芬麗一起嘗試搭乘地鐵。這是今年3月,岳雷從中國導盲犬大連培訓基地帶回芬麗后,第一次一起搭乘地鐵。

  出門前,岳雷熟練地給芬麗系上牽引繩,套上用熒光色標注“導盲犬工作中請勿打擾”的導盲鞍,將殘疾證、導盲犬工作證、動物健康免疫證疊好塞進褲子口袋,做好準備工作。

  岳雷的家,離合肥地鐵二號線十里廟站地鐵口大約600多米的距離,途中要通過一個路口,穿過一個停車場。記者注意到,芬麗每次遇到障礙物時,都會用身體擋住,帶岳雷繞行。遇到臺階時,它會停下來,等待岳雷用腳探到臺階位置,發出“走吧”的指令,再繼續前進。

  這一路雖然速度不快,但基本順利。“以前沒有它,我一個人走經常被地上的水泥墩子撞到小腿,總是舊傷未好又添新傷。”岳累說。

  進入地鐵站后,岳雷拿出了相關證件出示給工作人員,被告知由于芬麗沒有佩戴嘴套,不能進站。

  “盲人可以攜帶導盲犬搭乘地鐵,不過要求證件齊全,還要配套嘴套,防止導盲犬受到干擾亂叫傷人。”工作人員向岳雷解釋說。

  “導盲犬是經過嚴格訓練的,能夠抗干擾,也不會亂叫咬人。戴上嘴套反而會起‘反作用’,它們會很抗拒,無法專注工作。”岳雷說。

  經溝通協調,岳雷讓家人將嘴套送到地鐵站。但幾次嘗試佩戴,芬麗都抬起前爪想要將嘴套脫掉,無法正常工作。見狀,地鐵站工作人員允許芬麗不戴嘴套進站。

  “這個站點讓通行,其他站點就不一定了。”岳雷說,他能理解軌道交通的要求,但這與導盲犬工作有一定沖突。

  “因為合肥是最近才有導盲犬的,很多情況我們還沒遇到過,會將您的建議反饋給上級部門。”工作人員對岳雷說。

  嘗試搭乘出租車均遭拒

  芬麗的地鐵之行還算順利,地鐵站的工作人員態度也很友好。但是與芬麗同期接受訓練的艾薇,在合肥搭乘公交出行的經歷,就不那么愉快了。

  盲人小兒推拿師呂付是艾薇的主人。5月15日,她與朋友帶著艾薇在里洼站臺坐公交車時遭遇拒載。

  據呂付回憶,當時艾薇帶著她排隊上車,排到她們時突然公交車駕駛員關上了車門。呂付要求駕駛員開門,但駕駛員說如果讓她們上車,就不開車了。

  呂付的朋友向駕駛員解釋,法律規定導盲犬可以乘坐任何交通工具。在她們據理力爭下,駕駛員下車撥打了公交公司電話,最終讓呂付和導盲犬上車。

  “經過媒體報道,現在公交有了很大改善,但是想要坐出租車還是很難。”呂付告訴記者。

  在岳雷家門口,記者見證了“到底有多難”。

  烈日下,岳雷伸手攔車,有5輛空出租車經過,其中3輛車停了下來,兩名駕駛員看見芬麗后,表示“害怕狗”不能接單,一名駕駛員沒有說話,踩下油門將車開走。還有兩名駕駛員有減速動作,但向窗外看了一眼后,沒有停車,直接開走。

  “肯定打不到車的。”岳雷嘆了口氣說,很多時候駕駛員連一個解釋的機會都不給。

  岳雷告訴記者,導盲犬接受過專業訓練,搭乘公交車、地鐵時,會幫助主人找到空位,匍匐在主人兩腿之間,不會影響其他人乘車。搭乘出租車時,會坐在副駕駛位置的地上,與主人正面相對,這樣方便進出車門,也不會踩踏到座位。

  法律法規執行不順暢

  對于導盲犬無障礙出行的保障,在法律層面已有規定。

  殘疾人保障法第五十八條規定,盲人攜帶導盲犬出入公共場所,應當遵守國家有關規定。《無障礙環境建設條例》進一步明確,視力殘疾人攜帶導盲犬出入公共場所,公共場所的工作人員應當按照國家有關規定提供無障礙服務,公共場所包括公共交通工具。

  地方立法也作出相關要求。2016年3月31日,安徽省十二屆人大常委會第二十八次會議審議通過了《安徽省城市公共汽車客運管理條例》。條例第二十七條第五款規定,乘客不得攜帶犬、貓等動物乘車,但導盲犬除外。

  記者還了解到,合肥市區每輛公交車上都張貼了《合肥市公共汽車乘車規則》,其中一條是“不得攜帶犬類等寵物(有識別標志,且采取保護措施的導盲犬除外)乘車”。

  “經過了解,攜帶導盲犬乘坐公交車的情形在合肥是第一次發生。這一方面反映了我們對相關規定的宣傳還不夠深入,另一方面反映了公交企業對駕駛員的培訓教育還不到位。”合肥市交通運輸局作出回應稱,將督促公交企業進一步加強對司乘人員的教育,努力為殘疾人朋友乘車提供更好的服務。

  合肥市交通運輸局還稱,對盲人使用導盲犬乘坐出租車的特殊情形暫時沒有例外規定。考慮通過修訂完善行業服務規范,進一步明確導盲犬乘坐出租車的相關規定。

  “盡管有法律法規保障,但一方面立法與執行銜接不暢,缺乏具體的辦法,執行起來仍有困難。另一方面,執行部門對導盲犬認知不足,采取的措施與導盲犬工作實際情況不相適應。”中國導盲犬大連培訓基地資深訓導員王鑫說。

  比如,一些地方要求盲人攜導盲犬乘車必須帶齊證件和護具,但對于護具的認識不一,有的特別提出要佩戴防咬人的嘴套。

  “導盲犬不同于一般的寵物犬和工作犬,它們要帶領盲人出行,本來工作時壓力就很大,需要張嘴排汗,套上嘴套就沒辦法排汗了。”王鑫說,給導盲犬戴上嘴套,也會給群眾產生可能會咬人的錯誤認知,引起他們的恐懼心理。

  王鑫認為,給導盲犬佩戴導盲鞍和牽引繩已經可以起到保護作用。考慮到過安檢時有的安檢員確實怕狗,可以臨時給導盲犬佩戴嘴套配合安檢,但不適合全程佩戴搭乘交通工具。

  制定規范性辦法保障出行

  據了解,目前我國視障人士超過1700萬人,而導盲犬的數量只有200多只,遠遠滿足不了視障人士的需要。

  “每一只導盲犬要經過嚴格的選拔和訓練,培訓成本達20萬元,而培訓淘汰率達70%,只有30%的導盲犬能夠最終合格,免費交付給適合的視障人士使用。”王鑫說。

  由于導盲犬數量少,對于很多部門和群眾來說還是新鮮事物,也正是因為不了解,才有了彼此的“磨合期”。

  全國人大代表趙皖平認為,解決導盲犬出行問題,其實是落實對盲人的權益保護。對于政府及其有關部門來說,要著力推動宣傳導盲犬的相關知識,讓市民知道導盲犬對盲人的意義,同時要加強對工作人員的培訓,讓他們了解掌握保障導盲犬出行的法律法規以及相關政策規定。對于社會和公眾來說,要形成觀念共識。導盲犬不同于寵物犬,它們是一種特殊的工作犬。經過訓練,導盲犬抗干擾、不亂叫、不咬人,不會給公眾帶來打擾、危險和不適。

  “從政府到公眾只有理解了才會支持,為盲人攜帶導盲犬進出公共場合提供便利。”趙皖平說。

  “殘障人士生活不便需要服務犬的照顧,公共場所與公交工具應對殘障人士及其所帶服務犬給予與健康公民一致的平等對待。”全國人大代表沈志強在今年的全國人大會議期間提出建議,國家有關部委可以參照國外的先進做法,聯合出臺規范性文件,允許殘障人士攜帶導盲犬等服務犬乘坐公交工具,出入公共場所,并提供必要的幫助。

  趙皖平建議,有關部門可以出臺相關解釋,或者考慮在發達城市試行具體的實施辦法,切實保障殘障人的合法權益。

  還有法律界人士認為,當盲人攜帶導盲犬搭乘公共交通工具遇阻后,可以拿起法律武器依法維權,但是由于盲人受到身體限制,維權所需成本相對較高。因此在立法上,不僅要從盲人的角度出發,保障他們無障礙出行的需要,還應當明確責任,細化違法處罰措施,倒逼相關部門和工作人員不能加設門檻,拒絕導盲犬通行。

  臨近采訪尾聲,岳雷帶著芬麗回家了。脫下“工作服”,芬麗像孩子一樣貼著岳雷的腿,搖著尾巴撒嬌,期盼能有餅干獎勵。

  “它們就像我們的‘孩子’,也是我們的‘眼睛’,希望社會能多了解它們,接受它們。”岳雷說。

  制圖/李曉軍

【編輯:姜貞宇】

>社會新聞精選: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9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天涯明月刀怎样选择职业